ivory'

我是一个正经人,可是我从来不能拒绝的只有两样:时间,和你.

有没有人会害怕诺言,会恐惧其无法兑现?

幸福是个久远的事

我会好好过,等你再爱我。

李玖哲这么唱的时候,时光微凉,天色已暗。

我把音响的音量调到最大,耳膜有点震。

这样的感觉很享受。

习惯了一个人的对话,与自己。

男人是一种很难理解的生物。

他们习惯了自我哽咽,却不愿意在别人面前示弱,特别是女人。

我不愿意告诉别人我有多不好,这于事无补,甚至有点作。

许多事情,你只能靠自己。许多人问我,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。

我笑着不置可否。活在当下,未来很远。

虽然不思虑,仿佛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逃避。时光毕竟不是你妈,她不会等你。

在你以为时间还有许多的时候,一晃眼就过去了。

我知道人生无以为继,也知道我要的答案上帝吝于给我。

我到底在坚持什么,有些人懂,有的人不懂。

懂的人说好,不懂的人是同情我的代价。这些都无话可说,

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至少我在他们的心里,还存在同情与劝说的价值。

是的,我们都希望夏花常在,世界和平,地球安康。可是幸福毕竟不是神笔马良的笔,

画什么就是什么,许多东西,太飘渺,你知道在那里,可是你抓不到。

最后跌了个骨折,也只好自己拍拍屁股,告诉自己没事没事。

然后,睡醒,哭累,洗把脸,继续生活。



我希望在我还没有满腹诗书才华的时候,请你不要遇见我,我还不足以吸引你的目光。

我希望在我还没有宽厚的胸膛的时候,请你不要遇见我,我还不足以给你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我希望在我还没有学会包容和温柔的时候,请你不要遇见我,我还不足以给你一个完美的恋人。

但是在我还没有遇见你的时候,其实我不会有这些假设。

我希望宝贝你能减少一点烦恼,能快乐的生活。